DSC04082

現年84歲的John,是當年參與太平輪救援的澳洲海軍。以下是他對太平輪的記憶:

「我們在往南京的途中,在半夜收到求救訊號。 

我在報告中讀到過當時的時間,我想大概是午夜剛過不久,

所以我們改變航程去救那些受難的人。

我們的艦長哈雲頓是指揮過許多巡航艦的資深軍官。

我們經過幾片浮油,繼續前航。最後終於碰到一大堆殘骸,其中還有生還者。

我想我們在一個小時之內就救了三十五個人。

我們繼續找了更久,卻再也找不到人。我知道的就是三十個男人和五個女人。

 

1946年John Simmon著水手服年輕時的John Simmons

 我記得當時看見許多屍體,還有相當多的殘骸。

他們是被小艇救起來,帶上艦的。他們全身上下都是油污。

軍艦在海上碰到各種殘骸和生還者,可是其中有一個女的在上艦的時候打了強心針,

還是死了被葬在海裡了。

 

 我的任務是帶男人們到浴室清理,把油污從身上洗掉。

我的另一項任務是收集他們的所有物品、錢、煙草,他們所有的東西。

我在旁邊擺了一張桌子,把東西分門別類擺好。每個人從口袋裡掏出來的東西都擺成一堆。

 然後我們提供毛毯和必要的東西,他們被帶到引擎室。

引擎室的溫度比較高,他們在那裡安置、取暖。

他們也有食物、熱湯、咖啡、香煙等其他東西,讓他們儘量好過一點。

他們大致上恢復過來之後,就到桌上去領回自己的東西。

我們回到吳淞口附近,得透過海岸防衛隊或是某種性質的小舟轉接,帶他們上岸。

當時大部分都是軍官們在場,我們階級比較低的人,只是在甲板上其他的位置旁觀而已。

當時確實有人說了什麼話,但是我不知道內容。

我只是在一邊看著,因為我知道他們要離開了。

我只是希望他們一切平安。

 

我想當時在場的主要都是軍官、領航員,那些真正貢獻許多的人。我們都盡了力幫忙。」

 

生還者王兆蘭的母親留下唯一一對金鐲子。

而這對金鐲子,當年就是由John保管的。

採訪完John之後再去找祁媽媽(王兆蘭),把這個訊息帶給她時,

她久久不能言語,只見淚水在眼眶轉啊轉,然後說:「真是謝謝他!」

 

 

創作者介紹

長天傳播

長天傳播Skyey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