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四九~一九五五,先父鄭成祺與其空軍同志在大陳

凶險的戰火不斷的奪去國共軍人的生命

我和弟弟、大哥,時常依偎著母親

在昏黃的煤油燈下,傾聽爸爸從離家500公里外寄來的家書:

今天我們轟炸了一個大城市,共匪的造船廠損失很大

那天,我們轟炸了另一個大城市,把發電廠全炸毀了

今天,一江山激戰中,台灣的友軍飛來助戰,但兩次都被大量匪機攔截

昨晚,炸沉匪艦一艘

一江山打到第3天,還有爆炸、槍聲

今天開始,我們炸了福州老家,為一江山烈士報仇,但願沒有炸到親人

 

如今,戰士已遠去,戰士之妻95歲,

戰士之子以他們的戰鬥得到了學位;

戰士的同袍得到了和平、發展。

創作者介紹

長天傳播

長天傳播Skyey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