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國三十八年(公元一九四九年)是中國歷史上的非常時期。

我於一九四九年五月二十五日深夜,

和吳世清、印裕琴等在上海江南造船廠碼頭,

隨同領隊,幸運地在砲火中登上招商局的「海黔輪」。

這是生死關頭。

當時我十八歲,今年七十九歲,在上海學徒,

正是上海保位戰進行中的重要時刻,

各人像一粒沙子,命運如何?錢圖如合?都不是個人決定的。

午夜,船艙底的鍊條發出聲音,默想著該是輪船啟動了,

但不知行向何處,只有「聽天由命」了。

有流淚的感覺,不知何時有能返回上海。

 

二十六日船泊東海,乘小舟登上普陀山,

這是南海觀世音菩薩的道場。

在普陀山僅住一夜,第二天再乘海黔輪。

六月一日抵基隆。

乘火車到中立,我已成為五十二軍第二師第五團的一名士兵,進住平鎮國小。

 

一九四九年十一月初,忽然接到命令,

隨度前往舟山群島,支援登步島。

當我軍乘登陸艇駛抵沈家門港前,

據守登步島的八十七軍在登步島擊敗共軍,獲得大勝。

當時真的非常難得。國軍先在金門贏得「古寧頭大捷」,

接著又是「登步大捷」。

國軍事氣大振,奠定保位臺灣的基礎。

 

我隨步進住舟山本島,由沈家門港行軍至「荷花池」。

當時,第二師司令部駐荷花池,我擔任聯絡兵,

因我懂定海話,是我生命中的幸運,擔任師團間的連絡傳令任務。

舟山本島的「荷花池」,是較為繁榮的鄉鎮,

位據定海現與沈家門港之間。

當初守軍忙於戰備佈防,趕築公路,以供小型戰車通行。

 

當時,我們都借住民居,全是打地鋪,時值冬季,

禦寒生活中的難題,而個人共蓋一條棉軍毯,或者是用雨衣禦寒。

荷花池是一個農村,居民生活簡樸,沒有自來水,

民眾都儲存天然雨水飲用。

我們由繁榮的上海來島嶼。生活很不習慣。

到了一九五0年四月終,在無預告的狀況下「轉進」,

又搭乘「海黔輪」。

又到了臺灣省桃園現的中壢鎮,又住進中壢中學。

創作者介紹

長天傳播

長天傳播Skyey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