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國三十八年大陸赤燄囂張,

「共匪」軍隊從江西向南攻擊。廣州岌岌可危。

 

穗城各界為粉飾太平,

十月十日雙十國慶,猶舉辦慶祝大遊行。

豈料時岳時四日情勢急轉直下,

駐廣州國軍部隊奉命向外圍撤退。

中央機關向海南島疏散。

我現兵團於十四日緊急上了一艘小貨輪,準備行向海南島避亂。

晚間起行開船,穗市多處傷破聲震耳價響。穗城淪陷,危在旦夕。

 

我憲兵團官兵及部分軍民擠在小貨輪底艙,

吃無吃的喝沒喝的,也經「苦難」。

由要忍受海浪滔滔船顛簸厲害之震傷。

不少「難民」大吐特吐,簡直活受罪。

 

船抵達瓊崖海口市,我團官兵暫駐海南大學多處走廊,棲息了幾個月。

因補給不濟,米飯摻雜糧,還是不夠吃。官兵常在飢餓狀態,時在難過。

逼不得已,大兵們當手錶賣金戒子,

以錢買些吃食,填肚子充飢。日子難捱,得苦撐下去。

 

我團官兵又在海口郊巨崖村住了個把月。

才奉命撤退台灣。軍民千多人擠壓在一條不大的貨輪上。

裝沙丁魚似的,實在太壅塞。

因貨輪設備不夠,船上「難民」一天只能吃一個飯糰,喝一小杯水,潤喉而以。

只得認了忍了,難過的是大小便上廁所,船上只有兩個小蹲坑。

排長猷許久許久,才能解潰。

糟的是少數人既暈船又腹瀉拉肚子,排隊上廁所實在等不及。

迫不得已,只得不顧體面,乃大膽冒險手吊船舷外,脫褲兮向海水傾瀉。

浪濤滾滾船隻顛簸得很。

瀉肚子的人體弱拉弦不牢靠,疏忽失手就陡掉海裡。

呼救來不及,就被大浪濤吞沒了。亂世生命不值錢。莫可奈何!

經過幾天幾夜的航海折磨,我等「難民」所乘的貨輪,才抵達高雄港口。

上了岸,我團官兵暫住前金國小。

又受「苦難」個把月。再至苗栗造橋整訓折磨。這些後事,不再贅述。

創作者介紹

長天傳播

長天傳播Skyey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