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個空軍老兵,也是島嶼記憶難得的見證者。

我曾參加轟炸一江山,演護大陳島撤退

沿海偵巡東山、南日、積谷山、一江山、大陳、舟山等任務。

雖然我沒有親身在地面參與「反共救國軍」在浙東各東與的突擊任務

但是我在這段時間內「竹電追風爭遠道,撥雲剪霧振蒼芎」

出任務支援海峽島嶼保衛戰的犧牲奉獻

並不遜於地面突擊作戰,過去的事蹟,我是身歷其境的見證者。

 

歲月推移,環境改變,一甲子時光,悠然飛逝。

我慨歎抗日戡亂的戰爭未受重視。

的確,打過抗戰和戡亂的人紛紛凋零

年輕人成了哈日世代,抗日和戡亂的發生地又遠離台灣

遙遠又久遠的悲慘戰亂,是經過的人永遠的痛

沒經過的人心上的掠影。

我寫這篇回憶,是懷著「悲慟幽思」的心情

因為我有許多往日日夕相處的同僚與同學

已經為台海戰爭而壯烈犧牲了。

我自不量力的將我參與的戰爭點滴寫出來

讓大家永遠記得空軍勇士為國犧牲奉獻的大無畏精神。

 

我在空軍服務了三十餘年,半生書瘁空軍

我是B-24(解放式)重轟炸機射擊員

 B-24是四引擎重轟炸機,每小時可飛300餘英里

1050毫米機關槍,可載炸彈10,000

如果說B-24重轟炸機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為盟軍贏得了戰爭有些誇張

但是沒有B-24,盟軍又如何能摧毀德國重要國防工業

贏得打敗德國的戰爭,我國接收B-24重轟炸機

恰好趕上日本無條件投降,未能在對日作戰中一顯身手

卻於戡亂時期發揮了莫大功能,曾經參加四平街戰役

徐蚌會戰,轟炸叛艦重慶號,屢建奇工

其他零星戰場,更是無役不從,貢獻至大。

我在B-24服任務的位置在機首球型砲塔

它用液壓控制可以上下四週轉動射擊,執行海峽偵巡任務。

日復一日,只要天氣和部隊能力許可,B-24就可以不分晝夜出發

在夜間偵巡時,還要以午夜12點為準

分上半夜暨下半夜在定海與岱山附近空中接班

執行任務的成果均有電子照相移交情報單位評估。

一般來說,執行海峽偵巡任務,基地距離目標相當遠

經常留空八、九個小時

很多時間是在亂流、暴雨、烏雲、嚴冬之挑戰下艱苦飛行

但我們必須起飛,長常要克服天氣給精確島行帶來的困難

全組機員還要隨時保持高度警覺

注意對岸飛來的速度較我們快的米格攔截戰鬥機。

全廈炮戰期間,我們幾乎要在分秒必爭的時間裡到達指定地點

去完成危機四伏穿過厚厚的黑烟和致命的防空火力網

到達目標上空,摧毀敵人的戰鬥。

這種種壓力,實非局外人能體會於萬一。

 

一九午四年開始,我們更湧入大陸

執行「獵狐計畫」電子偵照任務。

在終昏時間,天氣漸暗

我們便軍機俏悄衝入雲霄,飛向鐵幕

一個晚上飛經大陸粵、桂、贛、湘、江、浙、閩等省

飛機進入大陸後,為躲避大陸雷達暨米格機攔截

常常降低高度避開敵情,再循山嶽地勢,飛越山區。

天氣轉壞,大雨滂沱,我機常時間在烏雲密布中游走山谷

真可謂驚心動魄,隨時隨地與死亡搏鬥

每憶及此,無限感嘆,更暗自慶幸。

時間往前走,過去的過去,早在二十三年前

台灣還會常有以抗戰或戡亂的紀念活動

喚醒無人效法先烈的奮鬥犧牲精神

但時代變了,現在要鮮明深刻地傳承下去,很難。

今日我投寄這篇見證保台防衛戰的拙文

並非借機炫耀,只為求真相還原事實。

雖然這些壯烈史蹟逐漸為無人所遺忘

B-24解放式重轟炸機在台灣早已看不到

如今兩岸對立之勢,漸漸步入談判和解狀況

兩岸三通,飛機直航,相互貿易,長期和平相處已非奢望。

更期望國家政治清明,安定民主

消除戰爭達成永久和平,邁向復興安定之康莊大道。

創作者介紹

長天傳播

長天傳播Skyey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