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與人心(一)

文:丁雯靜    文圖監修:陳郁婷      

米繩祖夫妻06.JPG 

    找到一位黃金運台的歷史見證者,其實都得費勁心思,但每次都會在他們的口述中,不經意補充了長久的困惑,住在台北的米繩祖-江媽媽,就是這樣的例子。

       

          她所搭招商局的漢民輪,船老大想將黃金船開到無人島,當「金銀島」島主,但這一切的行動,都被她先生給掌握,他的先生江源,表面上是招商局警察,實際上是保密局的幹員,19495月,上海撤離最後一批黃金的任務,由招商局的漢民輪負責載運,押運黃金的任務,落在江源的肩膀上,他必須趕緊和未婚妻米繩祖完婚,從接到命令到上船時間,江源僅有三天的時間。

 

現年83歲的米繩祖,住在台北廣州街警察宿舍裡,那是日治時期留下的公務宿舍,從現在的眼光來看,房子十分破舊,但這裡卻充滿著她和先生江源的美好回憶。造訪米繩祖三次,她一再拒絕訪問,因為她擔心上海的親戚們,知道先生協助蔣介石運黃金,會引起上海家人的不諒解。後來,米繩祖理解我們製作《黃金密檔》的使命感後,她說了這樣一段話,「漢民輪這艘黃金船的故事,主要告訴台灣老百姓,國民黨不是光著屁股到台灣。丁小姐,你一定要讓台灣老百姓知道。」

 

我看著米繩祖略帶激動的神情,想著62年前,因為京滬杭警備總司令湯恩伯一道全數撤離上海金庫的命令,牽動了她的命運,當時她還是位20歲的上海姑娘。1949516清早,結婚後的米繩祖第一次離家。她說:「記得那時候我坐了黃包車,我姪子啊!才三、四歲,一路追著黃包車喊,叫娘娘(姑姑的意思),一路追著我,喊娘娘!娘娘!那時候我真的好難過,我不知道,這一次出去回不回來得來!」登上漢民輪後的第四天的清晨,想家的米繩祖起個大早,走上甲板,看見了不尋常的景象。她說:「那天碼頭上,什麼人都沒有了!好像是給攔起來了,我看到挑夫挑起簍子,挑一擔一擔的東西,就朝艙房裡頭倒,我就坐甲板仔細去看,簍子裡裝著我們小時後用的銀元。漢民輪不算太小,一直倒19號的中午以後,好像說好啦!倉庫空了。」

 被炸的橋.jpg  

1949519黃昏時刻,密運最後一批黃金的招商局漢民輪,終於準備啟航,航行到吳淞口時,國共的雙方正激烈交戰。米繩祖說:「19號黃昏時候,船慢慢慢慢的開,還沒有開到吳淞口,有一個砲彈打過來了,船不開了,那邊國軍跟共軍,打得很厲害啊,晚上我們都看見的火網啊!那個子彈的火網啊!天濛濛亮的時候,有兩艘兵艦護航我們出去,一直護我們出了吳淞口,那個兵艦就退回來了。」後來,米繩祖才聽先生江源說起,那一段往事才知道,這趟往台灣的航程,並不平靜,閃閃發亮的黃金,誘惑著漢民輪的船老大。米繩祖說:「船長就跟他說:江先生,我們從上海到台灣有好多的小島,離島很多,我們把這個舵稍微偏一下,我們大家到小島去做金銀島主怎麼樣啊?我先生一聽這個話,他嚇了一跳,那我先生心裡頭想,這下怎麼辦呢?他就跟幾個同事講,他說,你們四個人一組,都要帶著槍,一路監視船老大。後來就這麼一路輪班,大概十二個人輪班,四個人一組。」這個船老大挾持黃金船危機,在招商局幹員江源的監視中落幕。但尚未落幕的是,蔣介石的「最後一道黃金命令」。

 

蔣經國在「風雨中的寧靜」一書中記載,「522,晨八時,奉命飛往上海,處理物資之疏散事宜。」這裡指的「奉命」,就是奉蔣介石的命令,「物資」指得就是抗戰時期 沒收漢奸的黃金、珠寶,共三千多條,價值二十幾萬兩的黃金。蔣經國在嘉義空軍機場,因天候因素折回,不久又再次起飛,但尚未落地前,飛機接到上海機場已被解放軍包圍的消息。蔣經國乘坐的飛機,無法安全降落上海機場的情況下,只好作罷。這是蔣介石運出黃金過程中,唯一失敗的任務,儘管蔣經國已經盡力了,但蔣介石對兒子沒能完成任務,仍有怨言;因為多一點黃金、珠寶,就能給部隊多買一點軍備,對中華民國就是多一層保障。

遺留的坦克車.jpg  

        在上海撤離倒數時刻,湯恩伯所屬的22萬軍隊,僅有6萬名國軍可以上船,跟著撤往定海或台灣,來不及撤退的國軍,最後只能消極守住上海,或是選擇投向共產黨。住在上海的老人家沈澧,上海戰役開打時,她人在辦公室內,目睹了當時國軍厭戰的情形,她說;「我看到國軍拿著槍,不朝解放軍打,都往蘇州河裡打,國軍根本都不想打了。」但在上海印鈔廠的李思德,卻看到另一種景象,他說:「25號我們一看,馬路邊上都睡著解放軍,我到印鈔廠去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一到那邊,國民黨還開槍,就把我前排的房子的一個自行車行老闆就給打死了,我嚇得跑到對面馬路邊去。」後來,我們從上海歷史影片中,看到國軍撤離上海後,整個城市四處可見,國軍所留下的坦克車。沈澧說:「到第二天早上,開門出去看,國民黨的坦克車停在門口,那些小孩不怕,爬上去玩,國民黨逃走了,坦克車放在那。」從沈澧的口中,我們聽到了,她對上海解放的喜悅,這對我們這群台灣來的工作團隊,產生震撼,雖然,我們知道這是廣大大陸人民的心聲,但衝擊依舊。

 

    當漢民輪來到台灣時,在漢民輪上的家屬聽到了上海已經被解放的消息,大家的心情都百感交集。此時,來到基隆港,等著上岸的漢民輪家屬,在歷經波折之後,是否能順利入境台灣呢?這個黃金檔案中,幾乎沒有留下記載的漢民輪,船上眷屬的命運將會如何?一個更艱難的問題,正考驗著保密局的幹員江源。

 

 

文章轉自:20110402旺報C5《兩岸史話》蔣介石之黃金密檔百年遷徙(之九)

 

20110410─黃金與人心(二)

創作者介紹

長天傳播

長天傳播Skyey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