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密運梯次(四)

文:丁雯靜    文圖監修:陳郁婷

0081.jpg  

 

位於凱達葛蘭大道上的總統府,在1949年前後是最高行政長官,台灣省主席陳誠的辦公地點。

 

 

陳誠從北伐、抗戰到國共內戰,一直是蔣介石的左右手。第一批黃金安全抵達台灣後,蔣介石心裡很清楚,他得尋找一位可信賴的人選,才能保住運台的黃金。我們從當年美軍到台灣,拍下總統府的影像中發現,六十幾年前總統府,和現在相比變化不大;當時台北街頭的老百姓,穿著汗衫、戴斗笠、穿木屐上街,看起來相當悠閒。當時台灣老百姓並不知道,一股政治風暴正朝台灣襲來,位於總統府旁的台灣銀行金庫黃金,極可能不保。

   1. 2008年8月美國胡佛研究中心 蔣介石日記修復樣貌.jpg  

19493月,李宗仁動員桂系立委,要求陳誠運回存放在台灣的黃金。此時,陳誠在公文中回覆,「台灣銀行的黃金是由中央銀行管轄,不在他管轄範圍之內。」陳誠知道,他只能以拖待變。此時,下野的蔣介石,人在溪口,很快地得到陳誠來自台灣的報告。蔣介石在日記上說:「以李(宗仁)、白(崇禧)運動立委,擬將台廈現金運回,支付政事,期以半年,用光了事,這種卑劣陰謀,不惜斷送國脈民命,貢獻共匪,以為快也。」聯勤總部軍需署財務司副司長董德成說:「李宗仁那有人理他,沒人理他,軍事命令下不來,下面都不動。」

   重慶艦轉移到葫蘆島港口靠泊,官兵拉起自製的白底紅星旗.JPG  

同樣發生在19493月,國府噸位最大、攻擊力最強的巡洋艦艇的重慶號因投共,被蔣介石下令炸毀。但重慶號神秘的不是它艦艇上的裝備,而是艦上有一座「海上金庫」。

R0010239.JPG   

住在上海,當年是重慶號艦長鄧兆祥秘書的胡步洲,是重慶號少數知道金庫的人,金庫的位置位於艦艇的甲板下層。他說:「19491月,海軍總司令桂永清來到黃浦江軍用碼頭,重慶號靠在上海造船廠旁,他親自指揮,重慶號上運進很多黃金和美鈔,但這是總司令部的,還是他私人的,我們搞不清楚。」後來,194934,傾向共產黨的華商報,報導了一則重慶號上存放黃金的消息。不過這項消息,立刻被當時央行否認。我們可以確認,重慶號上並不負責載運黃金任務,為何艦艇上要存放黃金呢?

 桂永清陪伴巡視.jpg

        金振濤在中基艦上工作,他說:「重慶號上有黃金,是海軍傳說已久的秘密。而且,桂總司令不會是這種貪婪的人,戰亂的時候,不可能會把錢放在那裡,那時候國家兵荒馬亂,不可能把黃金藏在私有。」後來,我們從一位在上海,不願意具名的重慶號老人家,和他的越洋訪談中得知,當重慶號被擊沈後,19514月解放軍進行打撈,共撈起銀元大約30萬,黃金約莫數十萬兩,至於黃金則全數入庫。重慶號上的金庫黃金,究竟是桂永清個人所有,還是發放海軍軍餉的金庫,或者是蔣介石的海上金庫,目前仍是個歷史之謎,金振濤認為:「重慶號上裝載的黃金,應該有特殊任務。」

 1948年八月八日5重慶艦返國實艦尾景,後桅上懸掛國旗.JPG

        為了尋找重慶號的所剩痕跡,我們特別走訪了北京軍事博物館,館裡頭展示著,國府「王牌艦艇」重慶號的模型,以及曾經龕在艦艇上的重慶字樣。從重慶號的字樣,我們可以想像,這艘叫做Arora「阿羅拉」,外號銀色魔鬼,艦重7000余噸,艦長153.9,寬15.6,會是多麼壯觀。重慶號投共後,終結了蔣介石這段不為人知的「海上金庫」。但蔣介石的損失不僅於此,防守吳淞江入海口的江陰要塞,海軍第二艦隊將近30艘軍艦,在1949421也投向共產黨。跨越長江的渡江大門,就這樣敞開著。解放軍很快地佔領首都南京,李宗仁黯然離開了總統府,總統府一樓牆上時鐘,還停在當時李宗仁撤退的時間,六點五十分。

 

        南京被解放後,上海郊外開始出現戰爭的煙硝味,此時,上海國庫的黃金只剩下20萬兩,已經退無可退的蔣介石,還會下最後一道命令嗎?上海的最後撤退,到底要先運人,還是先運黃金?一個更艱困的難題,正考驗著蔣介石。

 

 

文章轉自:20110331旺報C5《兩岸史話》蔣介石之黃金密檔百年遷徙(之七)

 

20110408─黃金密運梯次(五)

創作者介紹

長天傳播

長天傳播Skyey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